[转]花儿,我期待你的成长

2016-09-23 16:29评论(0) 浏览(938) 转自:奉小红

岁寒的窗外,大雪纷飞,银装素裹。遂想起那年冬天,和他们在操场上打雪仗,被他们撒的满头满身的雪花,冷到骨子里的冰屑和呼啸的北风定格在那个漫长的冬天,欢声笑语都已不在。之后的每个冬天,不知他们是否还记得那个说他们是花儿的老师,那个曾经唱起《那些花儿》的老师。一曲慢悠悠的音乐,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,那些鲜艳夺目、活泼明媚的花儿。

那是我工作的第一年,性子里始终有着年轻姑娘的骄傲和较真。每每学生反映不如意时,就会发一些莫名的火。韩克是一个老成干练的班长,清秀的外表下有一颗聪明又任劳任怨的心。他总是在我发过脾气之后主动来跟我解释,说那谁今天感冒了情绪有点急躁,那谁他家在塬上今天路上耽误了所以难免会累些。总之他会用自己短短的几句话让我的愤怒烟消云散,几分钟之后依然可以开心地走进教室。后来我搬宿舍,叫了已上高三的他和几个男生帮忙,我只简单布置了格局,只见他指挥大家一起动手,一眨眼的工夫就收拾停当了。东西归置的有板有眼,很是整齐。我正要夸几句,他们摆摆手就走了。后来的一天,我偶然间瞥见原本不够稳当的床脚下有厚厚的一沓毛边纸,整整齐齐地支撑着床头。不由得心中阵阵暖意,这个细心的孩子用自己的朴实又一次感动了我。

潘正汉是一个成绩优异且很有主意的男孩,有着同龄孩子少有的老成。他不是只**本的书虫,也不是性格怪癖的优等生。他投入学习,不歧视差生,不厌其烦地给前来提问的同学讲题,面对地震挺身而出组织大家尽快逃离,是同学公认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那年他参加演讲赛,我带他去五楼办公室指导演讲技巧。见到年长的同事,我随口打招呼:“张老师,杨老师!”他跟在我身后也向不认识的老师问好:“张老师,杨老师!”那时我便心生诧异:“这个孩子真不简单,将来必成大器。”

每个班里都有那么几个很乖的女孩子,郭海星就是这样一个懂事得让人心疼的女孩。无论何时见到,她总是很温和地笑着。她总是将字写得很工整,也会在表现不好之后跑来给我鞠躬。就这样一个温和可爱的孩子,上天却几番用高考来考验她的耐性。第一次高考,她失败了,第二次,依然失败,就在所有人都等待她第三次高考捷报的时候,却传来了她又一次复读的消息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遇见了已被高三折磨得憔悴不堪的她,瘦了,也有了些许白发。见了我之后她先是一愣,之后又是尴尬地笑着。那一刻,我的心揪到疼痛,却只能告诉她鼓足勇气认真复习。今年的夏天,在我已经不忍心打听她高考结果的时候,有热心的学生告诉我:“海星被录取了,一本。”好孩子,高考的阴霾终于散去,老师祝福你的天空从此永远晴空万里!

席帅是一个活泼开朗的男孩,他会在听完我训斥之后随手带走我门外的垃圾。也会在得知我买了水果之后,笑眯眯地从桌子里带走一大串葡萄或者几个硕大的苹果,而我也丝毫不会介意。而今已然大四的他,也时不时得发短信来:“老师,我找到工作了。”“老师,我谈了个女朋友。”每如此,心中尽是沉甸甸的幸福。

赵帅,一个爱唱歌,文笔很美,略带点忧郁的帅男孩。和他通信是在我不带他们课程之后,他顶着高三和复读的压力写出很多美丽忧伤的句子。我尽量克制善感的性格劝他扛住压力,心无旁骛。直到他捷报传来,我才感觉轻松了许多。

刘晓莲是13级11班的一名女生。她的周记写得出奇的好,那一页页普通的纸上,写满了她并不普通的见解和真情。翻开它就是打开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,看完它总是给我一种意犹未尽的回味,批阅它总能让我有新的启迪。我想,教学相长也应如此吧?

……

每一位老师说起自己的学生,总有许多充满欢笑或泪水的故事。每一段故事的背后,都有淳朴的深情熠熠,幸福的微笑连连。我永远记得那个乘车如抢的下午,四个淘气包学生护送大肚子的我回渭南的场景。孩子们笑着将好不容易挡来的出租车副驾驶的座位让给我,几个大小伙子却拥挤在后排的三人座上。至今想起,满是欣慰。

每一个来读书的孩子注定是要学满毕业的,看着他们捧着优异的成绩离开,无非是老师最大的心愿。而当他们远去,老师的心里却是淡淡的伤感。从此之后,我们又多了几分牵挂,添了几分惦念。空间里,一个曾经羞怯的女生在大学里加入了学生会,一个上军校的学生做了教官,一个木讷的男孩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了,一个淘气包又挂科了……他们的成长都在我的眼里,无需回应,只由他们在风雨中成长,日渐茁壮。像期待花儿的开放一样,总有一天,他们会怒放枝头,芬芳满园。

分享到:
分享 转载(0)
0 喜欢

评论